伊朗骚乱平息,这个中东大国或迎重大改革(图)

海外网

伊朗骚乱平息,这个中东大国或迎重大改革(图)

伊朗爆发大规模抗议 群众与警察冲突激烈(图源:视觉中国)

伊朗给世界民众带来一个跨年“惊喜”。从2017年12月28日至2018年1月7日,伊朗爆发了蔓延全国的骚乱,造成多人死亡上百人被逮捕。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7日称,敌对势力在伊朗煽动多日的骚乱已被平息。革命卫队指认美国、英国、以色列、沙特阿拉伯以及伊朗旧王朝支持者制造这次骚乱。伊朗骚乱虽已平息,但国内仍未平静。鲁哈尼接下来的举措不仅意味着这个中东大国的内部改革,获有可能影响中东局势的进展。

骚乱原因:经济困境与体制问题

特朗普上台以来,加大对伊朗的制裁,使伊朗核协议的红利大打折扣,再加上国际油价长期低位运行等外部因素,使伊朗的经济发展乏力。伊斯兰革命以来基于平等而非效率的经济体制、吸引外资的制度环境不健全、改革与保守力量的博弈、外交方面的巨额投入等,使伊朗经济困境渐显。

此次骚乱表面上是源于政府削减补贴、物价持续上涨、高失业率等民生问题而引发的局部性危机,影响相对有限。但此次事件反映了伊朗政治体制的系统性问题。伊朗民众对十二伊玛目派的宗教意识形态的认同固然是伊朗伊斯兰体制得以长期保持稳定的重要原因,但在全球化和信息化加速的时代,在发展成为全球性诉求的背景下,就业和生活水平在政治稳定方面的作用越来越大。如果伊朗不能采取切实措施实现经济发展,那么民生将始终是处于伊朗伊斯兰体制内的一大问题。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控制着伊朗国民经济的25%-40%,在许多行业都处于垄断地位。这也是造成伊朗经济效率低下,就业问题难以解决的根本性原因。如果伊朗要实现经济发展、实现民生改善、实现就业目标,就必须对这一经济结构进行改革,但这又会触动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利益,触动伊朗伊斯兰体制稳定的根基。特别是在当前面临美国压力的背景下,伊朗调整这种经济结构的难度就更大,改革难以触及其经济结构中的深层次问题。

此次伊朗骚乱对伊斯兰体制稳定性的冲击有限,因为鲁哈尼是通过选举产生的总统,具有较为雄厚的民意基础。伊斯兰革命卫队是伊斯兰体制的受益者,是维护伊斯兰体制稳定的重要力量,对伊斯兰体制忠诚如故。此次伊朗骚乱可能是伊朗未来政治和经济发展的重要机遇。正如鲁哈尼所说的,这些抗议是伊朗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重要契机。

外交方向:政策内敛但难以妥协

在外交方面,伊朗在中东地区与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阵营展开对抗,支持叙利亚巴沙尔政权、也门胡塞武装和黎巴嫩真主党。这一政策虽有利于增强伊朗在中东的政治影响力,但在邻国投入巨大资源,影响了伊朗自身经济发展和民生的改善。

特朗普上台后,一方面加强美沙特关系、美以关系,遏制伊朗对中东地区的影响,并不断挑拨沙特和伊朗的矛盾,进一步恶化了伊朗的生存环境。伊朗与沙特等国关系恶化也导致地区经贸循环不畅,使伊朗靠融入区域经济带动内部发展举步维艰。此次骚乱之后,鲁哈尼政府的关注点会有所内敛,但面对来自国家安全战略层面的外部压力,伊朗没有妥协的空间,不得不应对。

政策走向:做强经济与防范渗透

鲁哈尼政府的发展面临外部和内部两大阻力。首先是外部美国的压力。特朗普政府对伊朗政策趋于强硬,以及伊朗与沙特、以色列国家关系恶化,外部压力增大。其次是内部发展的阻力。经济改革面临重重阻力,招商引资就要对外开放,搞活经济就要与国际接轨。接轨意味着要加强与地区和世界经济的深度融合,还要打破伊斯兰革命卫队和国企对经济命脉的绝对控制。

伊朗人口、市场规模有限,经济结构又过于倚重石油资源,内政与外交,经济与安全存在很强的互动性。在未来一段时间,鲁哈尼还应把外交选作打破困局并做强经济的突破口,改善与外部的关系,解除外部的经济封锁。

此次示威的根本点是民生。为应对民众的不满,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伊朗政府一方面将把政策关注点更多地转向经济发展和民生。鲁哈尼会以比较温和的方式平息示威潮,后续或会适当调整内外政策,把更多的资源投入到国内,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加强改革派的力量。另一方面加大对美国、沙特、以色列以及其他西方国家渗透的防范,例如,伊朗国立高等教育委员会负责人纳维德•阿德姆(Mehdi Navid-Adham)对国家电视台表示,“政府和私人小学把英文教学列为正式课程将违反法律与条规。”在外交方面,伊朗可能适当调整外交政策,采取比较灵活务实的姿态,在地区问题上相对收缩,伺机缓和与沙特的关系,改善与美国的关系,积极争取欧洲国家和亚洲国家的理解和支持,为国内的发展而改善外部环境。

(潜旭明,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海外网专栏作者)